蓝冠5注册_佳士得专访张丁元:百达翡丽型号2523 ― 艺术与时间的至臻结合


佳士得专访张丁元:百达翡丽型号2523 ― 艺术与时间的至臻结合

发布时间:2019-10-29 来源:佳士得

摘要:11月23日,佳士得香港将于本季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之前,特别推出一场专为一枚珍贵腕表特别而设的专拍,隆重呈献佳士得历来估价最高时计:一枚于1953年制造的型号2523腕表,该腕表曾于1957年4月售予百达翡丽于米兰的知名经销商Gobbi并配有半透明蓝色珐琅表盘,估价高达5,550万至1.1亿…

11月23日,香港将于本季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之前,特别推出一场专为一枚珍贵腕表特别而设的专拍,隆重呈献佳士得历来估价最高时计:一枚于1953年制造的型号2523腕表,该腕表曾于1957年4月售予百达翡丽于米兰的知名经销商Gobbi并配有半透明蓝色珐琅表盘,估价高达5,550万至1.1亿港元。

百达翡丽,型号2523双表冠世界时间腕表,1953年制

根据百达翡丽的“数据库精萃”记载而确认,这款双表冠世界时间腕表是第五枚亮相拍卖场的同型号金腕表,同时也是两枚已知采用半透明蓝色珐琅表盘的其中之一。

张丁元鉴赏百达翡丽型号2523

佳士得香港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主席张丁元表示,这是佳士得首度于香港晚间拍卖当晚加推一场腕表拍卖,不仅因为它极致罕有(相信以玫瑰金制造的型号2523双表冠世界时间腕表只生产了7枚,这也是唯一一枚刻有百达翡丽和Gobbi两个签名的型号2523),更因为在他看来,这枚腕表本身便是一件独一无二、千载难逢的至臻艺术品。

Q&A

这枚腕表最吸引您的地方是什么?

这枚双表冠世界时间腕表诞生于1953年,或许代表了手工制表史上的一个极致,因为之后手表就进入了机械化生产,也不再看得见那么多经过人手抛光和打磨的质感和细节。

百达翡丽型号2523指针

康斯坦丁・布朗库西《太空鸟》

艺术品© 2019 Artists RightsSociety (ARS), New York / ADAGP, Paris

很多藏家都喜欢拆开表壳来看各个细节,因为他们觉得欣赏这些细节和欣赏艺术很像。当我们将这枚腕表逐一拆解后,我特别注意到它在材质和造型美感上的表现:它的每一个微妙的组成部分都像是一个微型艺术品;甚至每一个零件都感觉像是一件微小的雕塑。可以说,这枚腕表就像是一个艺术品的“综合体”。

可以为我们具体说明一下吗?

比如它的指针:指针的受光面很像布朗库西(Brancusi)所作的一件关于在空中飞翔着的鸟的雕塑,它在造型上是可以无限延伸和想象的。而表冠的造型则让我联想起汉斯・阿尔普(Jean Arp)的作品。

百达翡丽型号2523表冠

汉斯・阿尔普《星》,1956年

艺术品©2019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 VG Bild-Kunst, Bonn

时间可以看作两个部分,一部分是静止的,另一部分则是流动的,如何在这两者之间达到一种美感呢?又如艺术家河原温(On Kawara)的一系列和日期休戚相关的作品,作品上的每一个日期或是代表了一个特别的日子、或是回溯了一个历史事件……可以说,时间就是他的作品。通过作品人们可以不断地回顾这一天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天的意义是什么,它不用任何的语言,只用数字来表达。同样地,表盘上也有很多信息,你可以对应天文、对应地理、对应你下一个时刻要做什么……因此,这枚腕表对我而言,更像是一个对时间意义进行深入思考的载体。

这枚腕表有哪些细节特别打动您?

我第一眼看到表盘时就联想到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著名的“国际克莱因蓝”(International Klein Blue,又名IKB)。这种蓝色非常具有概念性,你可以说它是天空、海洋的颜色、又或者纯粹是一种冥想性的效果。而这个表盘的蓝色,确实也让人联想到宇宙、海洋、星象、星座以至时间的意义……我觉得这款腕表特意用了这样的蓝色,一方面非常前卫,另一方面还有着更深层的意义,是一种非常独特的蓝色。

百达翡丽型号2523表盘

伊夫・克莱因《纯颜料装置视图》,Venet基金会,2018年

艺术品© Succession Yves Klein c/o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 ADAGP, Paris 2019.

在细节上,因为当时都是纯手工(制作),所以都经过了切割、抛光、打磨、染色等种种细节;另外,表面上的字体部分乍一看就像是如今工业标准下制造完成的,但如果你放大细看,那些细节和绘画中的细节是一样的,它有绘画性在里面,有一种小小的笔触的感觉。比如,仅仅是表面上“Patek Philippe”的4个P字,如果通过高倍放大镜仔细观看,每一个都不尽相同,让人不禁感慨制表师怎么可以画到如此之细,可谓是精工的极致;现如今这样的极致可以通过机器可以达到,但在当时只能用手绘,如何做到没有一丝偏差,是非常非常难的。

表面上“Patek Philippe”的4个P字不尽相同

再仔细看它的选材和配色,也给人以一种历久弥新的感觉。这样的比例和设计十分和谐,永恒而经典,不会让人觉得这只是短暂的潮流。我相信在这枚腕表的诞生之初,它的设计在当时看来一定是非常前卫的,如今看来却绝对堪称经典之作。纵观现当代艺术的发展史,其实也有着这样的一个过程,当一个新的绘画方式或表达方式出现的时候,人们都会投以关注的眼光;但它能不能超越时间的界限成为经典,就需要经理多种考验――时间、美感、喜好方面的考验,甚至是美学的辩证的考验。同样地,一枚腕表,是否能被长久收藏、喜好,而且被广泛地认同其价值,我觉得也要经过同样的探究。

百达翡丽型号2523表盘

南希・霍尔特《隧道》

艺术品©2019 Holt / Smithson Foundation and Dia Art Foundation / Licensed by VAGA at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Y

摄影: ZCZFilms/James Fox, courtesy Holt/Smithson Foundation

如何看待时间和艺术之间的关系?

从毕加索、爱因斯坦到英国的皇室贵族、再到美国总统……历史上的许多重要人物都曾拥有一款百达翡丽手表。这些人物对于时间都有着不同的定义,我想他们在选择腕表的时候也一定有过对时间的思考。例如,毕加索的很多作品都在探索时间的意义,他常常把自己画在作品的边缘,好像是一个偷窥的;太阳、月亮、星星这三个主题也会出现在他的画中,它们都是描述时间的表达方式。回到时间的定义本身,其实是很抽象的,时间的定义就是人和宇宙之间的对时关系;如地球自转一次是24小时。这也可以是个哲学问题,因为时间也有着相对的关系,恋爱中的时间总是飞快的,困难的时间总是冗长的。

纽约所罗门・古根海姆美术馆“河原温:沉默”展览现场,艺术品© One Million Years Foundation Courtesy David Zwirner, New York/London 摄影: David Heald

再回到腕表,最好的腕表应该是怎么样的?我想它首先要有风格上的永恒性,如何表现个人和外界的关系,个人对于时间的感受的和谐性――制表师也会思考这些问题。你看韩国的“单色画”,用单色表现很小的细节,这就像制表师不断打磨,到了满意的时候,在停和不停之间考虑,这个指针要做到多精细才算好看。其次,制表师对于美和造型上的考量,这整个过程我觉得和艺术创作是一样的。但手表的设计又有一点局限性,它必须一定要有时针、分针和秒针,也一定要有对于时间的指示,能改变的部分相对较少。你要让佩戴的人可以很清楚地能辨识时间,但又能找到属于自己独特的风格。

​这款双表冠世界时间腕表是第五枚亮相拍卖场的同型号玫瑰金腕表,同时也是两枚已知采用半透明蓝色珐琅表盘的其中之一

您觉得这枚腕表的最终买家会是手表爱好者还是艺术品藏家?

这也是我们很好奇想要知道的。其实,这枚手表的现藏家也是一位艺术品藏家――我们希望可以有更多人能从欣赏艺术的角度理解手表工艺的极致之美。

拍卖时间

11月23日

拍卖地点

香港会议展览中心

湾仔博览道1号

查询

infoasia@christies.com

版权所有 © 2019佳士得


中国古玩网【内部Q374919】蓝冠代理为古玩催生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