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平台首页_金融海啸下的秋季大拍前瞻 各拍卖公司应对


金融海啸下的秋季大拍前瞻 各拍卖公司应对

发布时间:2009-01-05 来源:中国证券报

清雍正 粉彩过枝菊蝶九秋盘“大清雍正年制”款 北京保利2008秋拍品

张大千 《勾金红莲双侣图》 设色纸本 立轴 富彼拍卖2008秋拍品

    金融海啸以势不可挡的态势令世界处于一片无处可逃的恐慌。金融、地产首当其冲地受到重创。而前段时间位居两者之后,被人们称为“第三个新兴投资领域”的艺术品市场,在这场席卷而来的风暴里,能否独善其身,抑或和金融、地产一般处于一片前途渺茫的未知中。而时值秋季拍卖,在以忐忑不安的心情观战了香港苏富比亦好亦坏的成交后,内地拍卖行将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战争?记者在秋拍前走访了一些知名拍卖公司的负责人。

    众拍卖公司眼中的金融海啸

    在金融海啸来袭的时候,人们心理的恐慌很大程度超过了经济危机本身的崩塌之势,而在艺术市场,一些崩盘的言论也不绝于耳,那么市场真的到了无以覆辙的地步吗?中国嘉德副总裁寇勤向记者表示说,虽然中国艺术品市场在发展的十多年间,遭受了亚洲经济危机、非典、宏观调控等一次次的波折,但都没有受到特别正面的冲击。而此次金融风暴的力度和影响面都大于以往。但是否足以引起一场恐慌还需仔细斟酌。寇勤说,中国政府正在采取措施提倡拉动内需规避风险,说明中国有这种力量以及可能性来抵挡危机,艺术品市场也同样,如果现在还寄希望于西方藏家到中国能够有大手笔的购藏,恐怕不现实。因此需要“扩大内需”来支撑艺术市场。寇勤说,中国艺术市场的格局很丰富多彩,一定会在有变化的市场中起伏。在刚刚结束的香港苏富比秋拍中,成交情况既不是“一边红”,也不是“一边黑”,相信大陆拍卖中有些板块依然会保持市场份额。比如历来比较稳定的古代书画,近现代书画中的一部分,另外还有一些新工艺品,包括紫砂等。寇勤说,诸如紫砂这样的新兴板块,资金面不是很大,但是有比较广泛的群众基础,因此根基稳固以及市场份额大的板块,会在这次金融海啸中起到一个重要的稳定作用。

    和寇勤不同,北京荣宝负责人刘尚勇更是将此次金融海啸下的艺术市场状况比喻为“带着一点恐慌的理性”。在刘尚勇看来,大陆秋拍在准备阶段不幸赶上如此大规模的经济危机。致使很多买家花钱比较小心,而卖家也不像有些媒体报道那样开始抛售手中的藏品,两者的谨慎使得这个市场有点心理的恐慌,却又在观望中兼具理性的判断。刘尚勇说,在北京荣宝刚刚结束的第62期拍卖会中,这样的理性恐慌显得尤为突出。在与荣宝同时进行的很多其他公司小型拍卖会场次中,大多显得非常冷清,满场不过几十人,其中还有一半是“看货”(藏家有拍品上拍,在拍场中观看自己藏品的成交情况)的。原以为会和这些场次遭遇相同的刘尚勇看到这种情况后,连忙给委托人打电话告知今年拍卖可能会不尽如人意。谁知在荣宝拍卖那天,光办理竞价牌的藏家就高达200多个。因此,刘尚勇说,在金融海啸下,依然存在着对艺术品的需求。但这个市场已经逐渐显现出冷热不均来。刘尚勇说,现在人们对证券、地产都有了恐慌,但资金总是要寻找出路的。这时一些价值比较恒定的板块就会吸引一些藏家。“传统书画就是真金白银”。但刘尚勇强调,这些随着市场资金高低游走的人并不是收藏市场的主流,“今天市场好会进来,明天市场衰退就马上抽身而退”。真正支撑这个市场的是藏有官窑瓷器、名家书画等价值稳定的一批人和一批资金。因此,在金融海啸下,艺术拍卖市场更加两极分化。一方面真正质优的藏品会继续攀升,“今年香港苏富比那枚乾隆帝御宝交龙钮白玉玺,在五年中价格从几百万经过三级跳,今年达到了6338万港元。”刘尚勇认为,无论有没有经济危机,这些“真金白银”的硬通货不会被杀价。同时他认为,目前市场没有往年火热,除了经济危机的因素外,市场自身资源的匮乏也是一个重要的内因。“最早的时候,拍卖会中征集到的大多是文革后抄家归还的物品,卖家一是不知道父辈在购买这些器物的时候究竟花了多少钱,二是没有投机性,因此心态都很平和。由于当时国内购买力不强,买家都是外国人,他们买到了中国艺术市场的“原始股”。到了1996至1998年期间,市场逐渐显出颓势,一些人认为是受1997年的金融危机影响。其实很重要的因素是那些“原始股”流入国外,没有东西可卖了。2003年又出现新一轮行情,该轮市场启动不再是“原始股”,而是海外的便宜筹码,又恰逢当时中国人有了较强的购买力。刘尚勇说“现在看来,今年的这次调整,是由于海外回流的筹码也没有了。这拨行情已经走到尽头。”

    其实,在此次金融海啸的阴影下,更多的人对一年前还和股票一样一路高歌的当代艺术抱有深切的恐慌。北京华辰负责人甘学军向记者介绍说,前两年艺术市场特别是当代艺术部分脱离了艺术品的收藏范畴,被纳入国际金融资本运作的市场,成为金融市场的媒介。“国际金融市场的大海溢漫到艺术市场的当代艺术部分,当海水退潮缩量时,曾经被溢满的部分就脱水了。”但甘学军认为,这并不能说当代艺术就崩盘或者惨淡了,“和当时的火爆一样,现在的颓势也是暂时的。”甘学军说,在金融海啸的影响下,艺术市场其他板块也受影响,但是没有当代艺术直接。“虽然传统艺术品收藏也是寄生在大的经济背景下,但对宏观经济的反映不是那么直接,有某种滞后现象。”而且金融和艺术品市场在体量方面完全不具可比性。“去年全球中国艺术品拍卖总额不到300亿元人民币,这对金融市场来说小得微不足道。在金融市场,一个亿不算什么,但在艺术品市场就是大买家,甚至可以推动某个品种的价格。”另外,相对于买股票的心情,艺术品市场买家心态要中和很多,前者唯一目标就是赚钱,而后者首先要喜欢。正是由于这些方面的差异,宏观的不利因素会对艺术品市场有所影响,但微观可能刺激艺术市场参与者的理性。

    北京翰海副总经理张跃进也向记者介绍说,确实有藏家对目前的经济情况有所顾虑,可是也有一些藏家,他们在市场中扮演着双重身份,即是收藏者又是投资人,在这场金融风暴中,希望将他们持有的艺术品,通过拍卖进行套现,以缓解面临的经济压力。但从另一面折射出,艺术品投资的抗跌性相对于金融类投资有优势,张跃进认为,艺术品是相对抗跌性强的投资品类。“艺术品的经济价值是一个集合体,涵盖历史、文化、材质、工艺以及人类智慧等,它的价格是由这些综合价值所决定的,特别是文物艺术品,它的不可再生性和存世量,使其身价不至于‘跌停’。所以,艺术品相对金融来说,投资风险要小。市场出现动荡时也不会像金融、楼市那样恐慌。”

    富彼国际拍卖负责人麦金也认为,金融海啸对内地藏家的购买信心有一定影响,但随着诸多投资渠道不利因素的体现,会有藏家意识到艺术品的稳健性。麦金分析认为,今秋拍卖,对中国的书画影响不会太大,但当代艺术板块会面临比较严峻的阶段。前一段时间被炒作的作品,一定会跌下来,甚至有些没有生命力的作品有可能出局。可是一些没有被炒作的小作品,包括一些传统油画还是有市场的。麦金说,雕塑应该是一个亮点。另外古董珍玩收藏一直很稳健,而一些杂项,无论趣味性、历史价值、还是价格都有优势,也不会受到冲击。

    金融海啸下的生机

    除了对金融海啸不必过于恐慌,一些拍卖公司负责人还认为此次危机恰恰加速了艺术品市场的调整步伐,从另一种视角看到了危机背后蕴藏的“生机”。甘学军说,在目前的状况下,捡漏的机会相对很少,但人们捡漏的心态一直都有。“市场呈现一种真空的态势。一方面人们手中的热钱变冷钱,一些人转战艺术品市场,希望能够有机会‘抄底’,而艺术品的持有者,即藏家,对长线市场宏观经济的判断没有失去信心,不愿将藏品投放市场。这样,作为中介方的拍卖行征集就出现了困难,市场交易也就没有原先那么活跃了。”但所谓的市场真空、枯竭、平淡都是相对的,“一段时期以来,人们都以一个相对高的标度来看待艺术品市场。头几年火爆,于是火爆便成了一种标尺。其实火爆并不应该是一种常态。”甘学军说,“我们应该学会剔除火爆回归正常。只有这样,从业者、收藏者的心态也才能回归正常。”他举例说,今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中,当代艺术成交不理想,但是剔除前几年100%,90%等火爆值,苏富比当代夜场中60%的成交率是很正常的。“长期以来,我们习惯了当代艺术的高成交率,但是艺术品是个边缘市场,在消费领域是精神消费层面,是殿堂艺术,怎么能火爆得比菜市场还热闹?”甘学军说,“金融危机对艺术品市场的影响,更多是心理的冲击。但对长远的艺术市场建设,以及培养参与者心理是有好处的。一方面,教育了投机者,这个市场不能简单套用股市法则。”“其实金融市场好比一艘航母,而艺术品市场只是一个非常狭小的港湾,在这个港湾中,行使帆板船还可以,但有人非要开进一艘航母,结果一定是‘挤爆’。”另一方面也教育传统市场的参与者,应该怎样应对金融危机。同时,对于拍卖行来说,此次金融海啸加快了拍卖业的洗牌速度。一些实力不佳的拍卖行会在此次洗牌中关张。甘学军形象地比喻,“一个贵宾只要两个人服务,最多来个捶背的,共三人足已,结果来了20个人伺候,他能不烦跑了吗?”

    针对金融风暴反而刺激加快了拍卖市场的调整,甚至被一些人认为是一剂对先前拍卖市场出现炒作、扎堆现象的猛药,北京长风拍卖公司市场部经理张艺涛也表示了相同的看法,他说从今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中可以看出,艺术品市场与全球经济形势是高度相关的。艺术品市场的理性在增加,泡沫在破灭。整个世界经济大环境的恶化,预示着今年内地秋拍市场有明显回落迹象,很多拍卖公司因此面临困境,拍卖行业兼并和重组的序幕即将拉开,今秋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买卖双方都会更加理性,观望的气氛会比较浓。

    而北京中鸿信负责人王忠义也看到了经济危机对艺术品市场的有利一面,他说,当泡沫被挤干,艺术品的价值就更真实。非常好的作品还是会得到买家认可。“历史上,大收藏家张伯驹在日本侵略中国时,还在卖地、卖田换钱来买艺术品。”不过,王忠义也强调,今年对于一些普通的作品应该不会有好的成交,因为藏家要节约投入,会优中选精。

    和拍卖业内的很多人一样,杭州西泠董事胡西林对金融海啸对艺术市场的影响感到并不那么悲观,他更愿意在危机背后看到一线生机。胡西林向记者坦言,金融危机就目前看来对中国的实体经济影响还不是那么剧烈,但已经从各方消息看出,全球以从未有过的一致步伐共同面对此次金融海啸,相信灾难终究会过去。就当下来看,危机使得艺术品市场中一些有限资金被牵制,一些经营不善的拍卖行就会面临资金运转困难。但是,这几年出现了那么多拍卖公司,品质参差不齐,借着金融海啸的“契机”,将拍卖业的很多问题严肃地提到日程,这对整个行业来说是一件积极的事情。

    刘尚勇也认为,2003年拍卖市场的井喷行情造成“鸡犬升天”,优质的拍品不断上升,非优质的甚至一些“艺术垃圾”也顺势跟进。“2001年的时候,一些海派名家的作品3000元人民币还不好卖,2004年的时候就变成五、六万,现在又变回一两万,有的时候甚至标几千元都没有人举牌。”这说明一些曾经火爆的艺术家已经被历史淘汰了。刘尚勇说,近百年来,人才辈出,但真正能够形成财富价格的艺术家名单不超过五、六十人。位列一百位以外的,可以说和收藏投资就没有什么关系了。“它们是民间玩的事情了”。刚刚参加了“华人收藏大会”的刘尚勇颇有感触地说,在那里你可以深切感受到,老百姓才是真正的收藏家。他们买一个就当宝贝收起来。而在拍卖场看到真正的藏家不多。经过金融海啸的调整后,炒家的空间小了,藏家的空间大了,“原来一件一万元的藏品,被炒家炒到五万,藏家不会买,而现在价格回落,藏家就可能接盘”。

    北京保利董事、高级顾问赵旭也向记者表示,今年的金融海啸对于艺术品市场来说并不是坏事,“纽约时报头版报道,危机中是藏家和投资者进入艺术品市场的契机。”赵旭说,现在股票、房产都贬值了,唯有好的艺术珍品价格不会缩水。而往往在经济危机时,一些藏家需要资金套现,艺术品价格就存在一定的“商量”空间。

    各大拍卖公司的应对策略

    虽然大多拍卖行对金融海啸抱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平和心态,但面对即将到来的秋拍,特别是市场正在用一种期待的目光通过秋拍验证金融危机到底对艺术领域有多大创痕,或者如一些人期望的那样,在创痕背后还能看到绿芽的萌发,使得各大拍卖公司均不敢以金融危机为借口,对秋拍的筹备掉以轻心,分别对金融海啸的来袭部署了周密的应对策略。

    缩量和减少规模是各大拍卖公司普遍采取的应对手段。今年秋拍,匡时国际拍品数量与春拍相比缩小了20%,负责人董国强在今年春拍过后,便凭借敏锐的洞察力嗅到了市场的一丝寒意,“从拍卖后收款速度比以往缓慢,就能看出一些买家的资金面出现了问题。”于是,对于秋拍的准备,即便当时还未遭遇金融海啸,董国强也已经做出了应对市场变化的部署。此次秋拍,一向以市场需求为依据的匡时国际尽可能回避了超高价拍品,十几件古代书画保持在200万至300万的估价水平。即便有一件多次出版在各类八大山人画集的巨幅八大的作品,以1200万的估价成为焦点,董国强也解释说,该件作品征集于春拍之后,当时的估价为2000万,现在和藏家协商谈至现在的价格。这也从另一方面反映了在市场遇到危机的状况下,拍卖公司如若得以维持下去,除了信誉、专业等因素外,拥有一批“铁杆”的支持者也是必不可少的。

    和匡时国际的缩量一样,北京华辰的规模和往年相比缩小30%,它所特有的西洋画专场也停止了。甘学军解释说,“在目前的情况下,中国人购买西洋画的冲动势必会减弱。”同时,各个门类特别是油画部

    分都进一步压缩。北京翰海对拍品的投放量进行限制,减少了对市场的尝试性举动,强调拍品的市场针对性。尽量准确把握市场需求,选择市场表现热络、贴近藏家的拍品。另外,对于拍品的价格,北京翰海尽量与委托人达成合理、适中的保留价,推出既优质、价位又相对适中的拍品。

    北京荣宝采取贴近市场需求,不作“秀”的策略。“市场频繁亮相的拍品,现在不会有人马上接盘了,因为亮相已经说明只是‘在途’的,不能让人安心“在库”。一方面说明类似这样的作品是个炒作的产物。而现在这个市场已经不是炒作市场了。“拍卖本身要和市场供求相一致。拍场不是秀场,拍台也不是T台,以前一些公司争取市场亮相,赢得掌声,获取排名先后,已经脱离了拍卖的本意。而拍卖终极目的就是赚钱,不是做秀。”

    杭州西泠虽然在征集方面遇到了一定难度,但是随着一些拍卖公司的倒闭,使得拍卖公司间对拍品的争夺显得不像以往那样激烈。除了继续缩小规模主打古代书画、文房外,今年秋拍杭州西泠还推出了“历代贡石专场”。胡西林说“历代贡石是西泠很早便策划的,但当时苏富比、佳士得都做过,所以没有跟风。现在遇到金融海啸,市场需要热点转移,开辟新的战场,因此推出早已筹备很久的历代贡石应该正是一个良机。”

    北京保利此次秋拍以古董、古代书画为主推对象。赵旭向记者介绍说,今年秋拍,保利虽然规模比以往有所缩小,但种类却十分丰富。而且在价格方面,保利尽量与买家达成合理的价位,以最大的实惠给予藏家。

    虽然,这场金融海啸是否能像席卷大洋彼岸的欧美各国一样席卷中国内地艺术品市场,还需要在11月初才得以分晓,但可以肯定的是,诸多拍卖行已经做好了准备,应对这个不一样的冬天。


中国古玩网【内部Q8557362】蓝冠代理为古玩催生的网站